重庆市金秋老年文体服务中心
重庆市金秋老年文体服务中心

三陪保姆成为老年人最后的风流

据金秋老年网报道,洗衣、做饭、带小孩、照顾老人……一直被人们认为是勤劳、朴实、任劳任怨的保姆职业,如今却有了新“突破”――还能提供性服务.日前,本报雷霆暗访小组在调查中介时发现,“陪床保姆”的月收入一般在1200元-2000元之间,尽管她们的收入要高出普通保姆很多,但仍是一些黑家政和黑中介推介的“主力军”.

两成中介主打“陪床”

在拨通一家家政公司的电话后,暗访小组直入主题:“我的朋友已经退休,委托我找一位年轻一点儿的全职保姆.”接电话的王女士声音挺甜,在询问了所需保姆的年龄、月薪、身体状况以及子女和配偶等多项情况,得知该人离异、现已单过后,王女士说:“像你们这种情况的,我们已经介绍成功很多例了,不就是24小时陪护嘛……不过我们介绍的都在40岁以上.”

当暗访小组询问“24小时陪护”是什么意思时,王女士忍不住笑了:“真是老土,不就是‘陪床’嘛.”

在一家没有任何标识的中介公司,一位工作人员热情地表示,只做一般家务的保姆月工资在800元左右,“陪床保姆”因为“工作特殊”,月工资要高出许多,一般在1200元-2000元之间,如果双方日久生情,还会更高.经对20余家家政和中介公司调查,暗访小组发现其中提供“陪床保姆”的约有二成左右.

“保姆”打扮得挺时髦

拨通一家婚介公司的电话,接电话的张女士告诉暗访小组:“你要找的‘陪床保姆’我们现在就有一位,是40多岁的丽姐,身材保持得非常好,如果同意的话可以安排你们见面.”

半小时后,张女士来电催促说:“丽姐说她下午有时间,可以马上见面.”暗访小组表示要与朋友联系后才能决定,下午2时,张女士再次打来电话,提醒暗访小组不要忘记见面时间.

下午2时35分,暗访小组一行三人到达这家简陋的婚介所,见面后张女士非常吃惊:“这都是涉及个人隐私的问题,你们怎么来了这么多人?”暗访小组解释说,由于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才多来了两个人,如果丽姐介意的话,可以只安排两个人与其见面.最后,在暗访小组的坚持下,张女士才同意两个人会见丽姐.

交完30元介绍费后,张女士将暗访小组领到楼上一间不足8平方米、灯光昏暗的房间.此时,丽姐早已等待多时,看上去有些局促不安.丽姐头发卷曲,身材苗条,下身穿着黑色短裙,脚上穿着一双长筒皮靴,尽管已过不惑之年,但打扮得非常时髦,很难让人把她与保姆联系起来.

“陪床保姆”自述:

为抚养女儿不得不“陪床”

丽姐相貌平平,不过身材与婚介所描述的较为吻合.丽姐表示对暗访小组的印象很好,并询问暗访小组对其印象如何.在丽姐的建议下,双方来到离她家不远的一家咖啡店边喝边聊.

在两个男人面前,丽姐显得有些拘谨,她有一个习惯,说话时始终看着对方的眼睛.她说,她和丈夫结婚二十多年了,感情一直很好,2005年年底,丈夫因病去世,留下了她和女儿.她很早以前就没有工作了,一直靠丈夫做生意维生,加之前几年丈夫的生意经营不善,现在家里欠着不少钱.如今,女儿在天津的一所大学上学,她面临着巨大的生活压力,“干这个也是没办法”.

暗访小组问道:“女儿上大学,与你做‘陪床保姆’有关系吗?”丽姐低下头,避开了暗访小组的目光,低声说:“一个人单过,其实也挺好的……不过如果不是女儿上大学,我肯定不会这样做……”

丽姐说:“我从小就能吃苦,做家务活儿一绝,尤其是做得一手好菜,哪天请你们尝尝.”这个话题活跃了现场的气氛,丽姐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刚进来时的那份紧张和提防.

丽姐开始提出一些要求:“女儿经常回家,我得腾出时间来陪她,可能会占用我们的时间,不知道会不会有影响?”暗访小组回答:“都是有儿有女的人了,这些事都能理解,没关系……不过,你女儿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对你有看法?”

丽姐听了这句话,眼睛有些发红,接着哭了起来,她低着头用手捂住眼睛,反复擦了擦说:“我们只是纯粹的‘陪床’关系,只要双方保密,女儿应该不会知道这种事……即使事情败露,我也不在乎……再说了,现在已经非常开放了,人们的观念也跟以前大不相同,我了解我的女儿,她跟我的关系很好,我想她即使知道了,也会原谅我……”

说着,丽姐又话锋一转:“不过,这种事谁都很难理解,我也是出于无奈,只要女儿毕业了,我就不会再做这种事情了.”

由于聊得比较顺利,急于上班的丽姐直入主题:“你们对我的印象怎么样?”暗访小组回答:“还可以.”丽姐说:“那什么时间可以上班?”暗访小组回答:“现在恐怕还不能,因为家里还有些事情没有安排妥当.”看上去,丽姐有些失望.

暗访小组谎称家里有事,需要马上回去处理,丽姐一听,刚刚满脸的笑容突然消失,看上去显得有些无奈,但还是非常客气地说:“既然有事,那就赶紧回家吧,今后的时间还长着呢……我给你们留个电话吧,等你们处理完事情给我打电话,我随时恭候你们.”说完,丽姐十分利落地在这家咖啡店的名片上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面对“陪床”,各有各观点

法律人士:“陪床”行为涉嫌卖淫

法律人士表示,“陪床保姆”实际就是老人的性伴侣,表面上看属于自愿行为,不受法律追究,只限于道德层面上的问题,但实际上已经构成了一种“非法同居”关系.而且,“陪床保姆”收钱,而中介公司又提供牵线搭桥的服务,因此,这就存在着卖淫与嫖娼的违法嫌疑.

心理学家:“陪床”显露空巢危机

从事社会心理学研究的天津理工大学学者秦萍认为,眼下在中国许多城市都出现了这种“陪床保姆”,其中有着深刻的社会原因.从社会心理学角度看,“陪床保姆”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退休老人们某些心理需求与生理需求通过正常途径得不到满足.

当子女对年老的单身父亲或母亲重建家庭阻挠或缺乏宽容时,这些老人就可能出于不得已而采取这种隐秘的方式.尽管“陪床保姆”有悖于日常伦理,但对一些中老年人来说,这种以“契约”为纽带、好聚好散的“临时组合”,一方面可以满足性需求,另一方面又可以避免子女在其重组家庭时感到的观念与生活上的冲突,比如家庭伦理以及将来可能涉及的财产分割等问题.

“如果子女和社会对老人再婚有更多的宽容和理解,‘陪床保姆’就不可能有市场了”.秦萍认为,从这方面说,“陪床保姆”的出现既是中国社会越来越开放的一个表征,同时也说明了中国传统家庭文化或婚姻文化出现了异化与“快餐化”的倾向.

社会学家:“陪床”凸显法律尴尬

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汪洁表示,“陪床保姆”背后实际上存在着严重的男权中心主义思想.事实证明,很多男性雇主经常以“陪床保姆”的形式更换性伙伴,其实就是在玩弄女性情感,相反,他们并不要为此付出任何法律代价.

“陪床保姆”的出现,既扰乱了家政、婚介市场,又践踏了社会公德,给社会和家庭增添不稳定、不和谐因素.此外,“陪床保姆”的出现为打击卖淫、嫖娼行为带来了新的挑战.

汪洁认为,“陪床保姆”之所以流行原因有三方面:

一是钻了法律的空子,“陪床保姆”与雇主之间实际上是以金钱为目的的性交易,属于变相卖淫,但实际上,“陪床保姆”隐去了男女双方的讨价还价,改由所谓的家政公司完成,不正当性行为并不就地完成,而是在一方家庭中完成,假如公安人员发现了,双方可以说是家政服务.

二是老年人的生活问题,包括性方面问题没有解决好,导致“陪床保姆”现象的出现.

三是一些人之所以不结婚而是采取“保姆陪床”的方式,主要在于丧偶再婚的老年男性再婚后离婚的几率非常高,再者就是子女因对财产的担心而反对.目前,天津60岁以上的老年人有137万,占全市总人口的14.7%,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因此老年人的身心健康更应该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如何解决:得让保姆变“纯粹”

汪洁提醒,对于做“陪床保姆”的女性来说,一定要明白,双方在没有任何法律保护的情况下产生同居关系,是得不到法律保护和人们的尊重的.同时雇主与“陪床保姆”的同居关系也是非常脆弱的,很多雇主都害怕这种关系被人发现,而“陪床保姆”也存在一些侥幸心理,其目的是为了对方的财产.

汪洁建议,解决“陪床保姆”问题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一、完善相关法律,包括子女对老人的赡养义务以及老年人晚年获得幸福和“性福”的权利;

二、老年人应该对自己的生活做理性的选择,如多参加集体活动、文娱活动等;

三、对于老年人再婚,可以推行婚前财产公证的办法,以解除子女对财产的后顾之忧;

四、规范管理家政和婚介市场,确保“陪床保姆”在市场上没有立足之地;

五、社会应该给予老年人更多关爱,让他们享受到子女之间的亲情,邻里之间的友情,从而获得更多的心理安慰.总之,让保姆变成纯粹的保姆,才是杜绝“陪床保姆”的最好方法.

市民看“陪床”:挑衅传统伦理

就此,市民也有自己的看法,大多数人认为这样非常不安全,因为“无法调查‘陪床保姆’的真实身份,照顾老人存在着一定的风险.”

真新鲜,还有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陪床”与卖淫有什么区别?―――高先生(企业职员中专34岁)

真是不可理喻,做任何事情都不能超出社会道德底线.―――江女士(小学教师大专38岁)

这等于在家里长期雇用了一个“廉价小姐”,真有人想得出来!―――马先生(环卫工人初中42岁)

从病理学角度来分析,如果以雇用保姆的理由经常更换性对象,这种行为染上性病的概率非常大.―――刘先生(医生本科45岁)


 
这是对社会传统伦理的挑衅.性应该建立在爱的基础上,而以金钱交易的方式来满足性爱和出租性爱,不仅违背伦理道德,而且还失去基本的做人原则.―――朱女士(社会学者博士46岁)

“陪床保姆”影响老人和子女的关系.有些子女可能觉得老人需要找个这样的保姆,但这种“孝顺”要不得.长此以往,子女跟老人的关系只会变得更加陌生疏远.―――吴女士(心理学专家博士43岁)

“陪床”十分隐蔽,很难被人发现,处罚也是一个难点,但这种行为肯定是违法的,同时有可能导致犯罪.因为双方之间的性行为存在金钱交易,一旦金钱交易很难满足对方日益膨胀的心理,极有可能导致恶性事件的发生.―――赵先生(犯罪心理学专家硕士49岁)


版权所有: 重庆市金秋老年文体服务中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