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金秋老年文体服务中心
重庆市金秋老年文体服务中心

老人对保健品如此固执为什么?老人被销售员直接叫爸妈戳中软肋

我看了,老人保健其实早觉得保健品没他们说的那么管用。”家住济炼社区的72岁老人杨老太说。

杨老太是独居老人,老伴四年前去世,儿女都在国外,她腿脚不好,也不喜欢串门,期盼着销售员能多过来聊天。“人家经常来,态度也很好,不买不好意思。”杨老太说,甚至有时候销售员还会叫她“妈”,并说自己日子过得多苦,靠卖保健品赚钱养家,于是她买了两瓶调理肠胃的药酒、一条能助眠的被子,花了6000元,光一条被子就将近2000元。

保健品推销员对老人的热情陪伴,是很多子女做不到的,因此,他们说的话,老人愿意听,也愿意信。一位在历东商务大厦一家保健品公司买产品的老人就直接告诉记者,“我知道没用啊,但是我高兴!”

因为父亲经常买保健品,济南市民王女士惋惜地说,“以前我们的孩子小的时候,经常带去跟父母聚会,大家一起做饭,多好啊!”她特别怀念父亲骑着一辆自行车载着他们四个兄妹出去。她想不明白,不知不觉外面的“小孩”竟然替代了他们的位置,父亲与子女的感情却变得疏远,再也回不到过去。

专家分析:济南心理卫生协会会长张洪涛说,很多老人被骗,是因为得到的心理抚慰很少,特别是现在大多数家庭都分居。“善良”的推销员打亲情牌,甚至让老人心甘情愿地被骗。子女应多陪伴老人,让他们消除寂寞和恐惧。

贪便宜鸡蛋两元一斤,邻居一喊就去

“去之前我就说一定不买,可还是被骗了三次。”家住槐荫区的张凤娟老人(化名)懊恼地告诉记者,自己被忽悠买了上万元的保健品,吃了身体不但没有好转,食欲还下降了很多。在踏入保健品公司前,她还十分清醒:就是为了买两元一斤的鸡蛋。

张凤娟说,前年在乘坐公交车时,与一名姓康的老人聊天,无意中得知在七里堡附近有家叫华夏老年网的店,去那里每月可以以两元的单价买十斤鸡蛋。“过去之后确实是这样,然后他们就让我参加活动,赠送小礼品什么的。”

张凤娟说,后来小区里面出现了许多类似活动的宣传单,“赠鸡蛋的、食用油的,很多。邻居相互通知,结着伴儿就一起去了。”

专家分析:华谋电商品牌运营机构的王广伟说,从营销学的角度来说,老人保健主要是抓住了老人爱贪小便宜的心理,用免费的奖品、宴请、出游等小恩小惠来置换保健品销量。

在医院从事多年心理咨询工作的徐兰认为,人的心理与周围的环境有密切联系,很多老人年轻时社会互信程度比较高,很容易相信保健品效果是真的。

圈子窄老朋友一介绍,大家结伴去

78 岁的济南市民刘德全(化名)接触天瑞福保健品公司不到两个月,已然是天瑞福的常客了。“有时候天天去,有时候两天去一次。”

“儿女不在身边,孙子孙女也有保姆看着,我最多就接送一下孩子。平时空余时间我就和小区里的朋友们一起遛遛弯聊聊天。”刘德全说,自己就是在日常的聊天中得知天瑞福,并通过朋友的介绍参加天瑞福的活动。

“他们说不错,反正我也闲着,就跟着去聊聊天、听听课,很好。”刘德全说,小区里的老人平时都没有什么事情做,空闲时间就形成了一起去听讲座的习惯。在平时聊天中,相互分享参加活动的情况和用药经验也成为话题之一。

专家分析:山东大学社会学教授马广海分析,老人平时会形成一个特定的交友圈子,对于交友圈内的人信任度高,易跟风,因此他们平时的消费会受到圈子的影响。“当有人对于某保健品给予很高的评价并且极力推荐时,圈子里的其他成员也会一拥而上。”

怕得病不管有没有用,都当做安慰剂

推销员能趁虚而入,还因为老人对衰老和疾病充满了恐惧,在没有子女陪伴时,放大了这种恐惧。

“我觉得我妈不停地买保健品,就像我控制不住总想买化妆品一样。”29日中午12点左右,杨女士到历东大厦接自己的母亲,在清一色的老人中,她非常显眼,因为很少有子女会这样做。她的母亲说,“现在条件好了,都想多活几年,现在不花留着钱干啥?”

据山东省老龄办统计,我省有78%的老年人带病养老,与疾病相伴的老人格外容易被忽悠。孙林芬(化名)今年67岁,四五年前她经历了一次心肌梗塞。病好后她有一次参加宣讲,保健品公司给她做了验尿、测心脏、检测头发等多种体检,“最后说我是癌症。”孙林芬当场被吓哭,拿了两盒药之后,第二天立马去医院又做了一遍测试,得知自己并没有病,心里的石头才放下。

专家分析:老人保健山东省社科院人口研究所老龄化社会学博士田杨认为,随着老人身体慢慢衰老,各项机能下降,他们被对生病的恐惧以及各种不安全感包围,健康是老年时期的最大追求。“保健用品一定程度上起到安慰剂的作用,老人容易病急乱投医,有些甚至情愿用钱来换健康。”


版权所有: 重庆市金秋老年文体服务中心

相关文章